脑洞赛黑洞

我会唱个歌,卖个萌,撒个娇,,打个滚儿~ing

我家的邮局

晚风轻轻,我好喜欢你

风从海上来(最遥远的距离)

奥勒是北欧最大最完善的运动胜地,在这里,一切所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滑雪运动都能被游客体验。王源是头一次滑雪,好在不恐高,胆也大,一见那些平缓的滑雪场,没等王俊凯出声就先撇撇嘴:“没意思。”
王俊凯搂着他的肩膀,一指远处:“那里倒是够刺激。你要是回头哭出来,可没人理你。”
王源当即咬了一口他的耳朵,作为自己的回应。
“又调皮了。”王俊凯忽然蹲下身,检查了一下他的鞋带又替他系好。本来开始只是想抱着玩一玩的心思而已,而王源却主动要刺激,他就一笑,“我先教你几个技巧,不然到时候你可得哭鼻子了。”
王源很认真地听着王俊凯说着问题,又练习了几个技巧,便要离开。王俊凯不放心,就跟着他身后护着。
底下白皑皑的一片。这里的天是冰蓝的,蓝得动人心魄一般的纯净。此起彼伏的冰雪山坡,因为空旷而显得格外宁静,游客们的喊声笑声远远地传来,也变得十分不真实。
王源又吸了口新鲜空气,闭了闭眼,握紧手里的滑雪杖,往雪道径直下坡。急速变幻的视线里,一片苍茫的白雪被纷纷溅起,落在了雪杖的两旁。王源突然觉得脑袋一阵涨痛感,心跳也跳得快了不少。
该死!头痛怎么又开始了……
王源突然感觉眼前一黑——
王俊凯紧随其后,刻意控制住速度,不出所料,王源在雪道的边界处来了个大翻个,一下子正正中中地甩在了雪堆上面。
“王源儿!”王俊凯过去抱住他,“怎么了?醒醒!”
怀里的人却没动。
“王源儿。”他把他的防护服脱下,又给他换上保暖的衣服,“别吓我……”他的声音接近颤抖,他害怕他会一下子就离开他。
王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。
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王俊凯给他热了一杯牛奶,“温的,不烫。”
“……还,还好。”
“喝了,然后好好睡一觉。”
“嗯,谢谢哥。”
天空已泛起了酒红色的暮霭,茫茫的雪地里,山是灰蓝色的,此起彼伏的曲线温柔无尽。工作人员开着亮一盏小灯的雪车行驶在雪地里。
男人看靠近他,俯身对着他的额头轻轻一吻:“我爱你。”
王源,其实连我自己都很惊讶,面对熟悉的你,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。那种感觉,那种喜欢不是兄弟之间的,而是恋人。我忐忑的心,你勉强的表情,我一直都知道我们的爱情已经慢慢凋零。
你再怎么笑,我都看不到曾经最天真的你。可笑的是,我竟然还如此相信你的感情。
那么勉强——
你说你会一直爱我。
对于你现在越来越陌生,我想不让你走掉。我知道,就算我真的说出口,你那麻木的表情也会说明一切。
对你的爱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爱。
或许,早已经凝结。
第二天两人去坐雪地车,王源这才觉得全身酸痛。好在雪场的风光无限,才上一个高坡,就看见被大雪覆盖的杉树露出了森绿的枝桠。王俊凯拉着他下了车,两人漫步在雪地里,惬意又舒适。
王俊凯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束玫瑰,对着他的耳边轻轻说:“Salanghae salanghae.”
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。
“王源,我爱你。”
雪地里又渐渐地飘起了雪,小朵小朵的雪花落在他们的发上、衣上还有脚下。他替王俊凯吹去落在头发上的雪花。两人一时都沉默了下来,只听见雪地里的脚步声,既沉又实,仿佛一下下地叩在人的心上。
这可能是自己对他最好的回答。
ps:有一章这里不能发,在豆腐上面,小可爱们自己戳链接https://m.doufu.la/?novelId=330897&page=SharePage/TFNovelDetailMain.js

https://m.doufu.la/?novelId=330897&page=SharePage/TFNovelDetailMain.js
最遥远的距离  直通车!

风从海上来

第二天王俊凯起了个大早。
王源揉着眼睛正要继续睡呢,他就把一盘煎蛋放到他面前。煎蛋的香气从鼻下不断地探入,他不愿睁眼,把自己裹在柔软的丝被里,像一只幼小的蚕蛹似的。王俊凯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慢慢挪动,忍不住笑了笑,上前捏了一把他的脸。这下王源是真醒了,他闻见了他身上Tiffany男用香水的味道。
他一睁眼,那张清爽的脸就映入了眼帘。他穿牛仔裤、宽大的休闲衫,坐在他的床边,慢慢地叉起煎得嫩嫩的荷包蛋自己吃了起来,“五分钟,快把自己拾掇拾掇。”
王源知道他不会跟他开玩笑一下子睡意全无地坐起身。他漱口时他已吃完了早点,倚在门边,叩门声如擂鼓,“王源儿。”
王源素面朝天地出来,他头发柔顺地耷拉在他的额前,他这样子让王俊凯微微一怔,伸手似乎想要摸一摸他的脑袋,五指最终在半空中蜷成一个僵硬的姿势,顺势落在他的肩头。
半个小时后,坐在宽敞明亮的半露天餐厅吃完早饭的他终于从懵懂中清醒,望了一眼外头,大片大片辽阔的绿,天是蔚蓝的,不远处还有湖泊。这里不是什么已开发的生态公园。
“给你的礼物喜欢吗?”王俊凯抱住他,“都是给你的。”
“你想说什么?”王源看着外面大片大片的绿色,心情好了不少。刚刚憋着的起床气也没有了。
“和我在一起。”
他的话简洁明了。
“噢?”王源一挑眉,“王先生,我可是很难追的。”
“我当然知道,当红模特怎么着架子还是要有的。”
王源笑着:“即使追到了,也不一定会和你在一起啊,王先生。”
“好吧,既然这样的话……那么,王甜甜,你想要我怎样才能和我在一起。”
王源听到“王甜甜”这个名字“噗嗤”一声笑了:“你这样也太没有诚意了吧?起码还要再加一个高尔夫球场和跑马场吧?是不是,王盐盐?”
王俊凯微微勾一下嘴角,还真是不愿意吃亏:“我整个人送给你怎么样?我可比高尔夫球场和跑马场值钱多了!”
“嗯……”王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这得看王盐盐的表现了。”
王俊凯笑着带他去飙车玩。
午后的那场风波就像一粒最微不足道的尘埃,悄然无声地被埋在了流淌的时间里。到了晚餐后,两人又腻歪了起来。他们躺在木质露台上,看露天电影。
四周有青草的芬芳,夜露的香气,月亮悠悠地挂在空中,虫鸣声时远时近。他给他放了一部很老的电影,1974年的《鸽子号》,十六岁的美国青年罗宾独自驾驶鸽子号环游世界一周,在船上陪伴他的只有一只猫。罗宾中途邂逅十九岁的女友佩蒂,沿途遥遥追随,直至壮举完成。最后两人见了面,一个在船上,一个在岸上。等不及船靠岸,跳下海就拥抱在了一起。
王源屏息,看得很认真。
他认真地盯着屏幕时,眼睛总是睁得很大,带着一点小孩子的天真,连王俊凯亲自剥好水果送到嘴边也不知道。他伸手喂他水果,她就咬下衔住。王俊凯剥完最后一瓣橘子,他习惯性去咬,一不小心就含住他的手指。他的舌尖软软地勾缠上他的手指。
“小东西,你怎么咬我呢?”
“哪有?”王源习惯性张嘴,“啊——”
王俊凯直接堵住自己眼前的嘴,慢慢加深这个吻。
王俊凯亲吻着王源,在他耳边认真道:“我王俊凯爱你,这辈子只想与你长长久久在一起,你爱不爱我都没关系,我爱你就好,你乖乖让我宠你就行。”
    王源亦情不自禁,抬手抱住王俊凯肩背。
    两人相拥不语,却都心如鼓擂。
    王源轻轻唤了声:“哥哥……”
    一如无数次缠绵时的低语。
    没人比他叫的更温柔,万千情丝皆在其中。
    含蓄,矜持。
    情意绵绵。
    王俊凯的心都跟着融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