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城

我会唱个歌,卖个萌,撒个娇,,打个滚儿~ing

哈哈哈哈,小凯的蓝色裤子被窝换成了红色裤子…
为啥我还觉得很好看?(* ̄rǒ ̄)抠鼻屎
自己没事p的……

原图和我的后期图………
为什么感觉小凯蓝色唇辣么好看???

最遥远的距离by如故xl.(豆腐独家)

  王俊凯见王源心情也没多好,只好过去哄他:“等我忙完了去墨尔本玩好不好?”
  王源听在耳里,漫不经心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  王俊凯搂住他的腰:“嗯是什么意思?你答应了,王小少爷?”
  王源不置可否,毕竟自己难得有一个假期。他低头又喝了一口粥,评价:“这粥不错。”
  王俊凯一连在公司忙了十几天,终于把生意上的大头搞定,结束后格外想要放松一番。这个季节去墨尔本打高尔夫是最好的选择。王家在澳洲也有不少产业。这次去墨尔本刚好可以再投资一些产业加大生产。
  王俊凯让他收拾收拾,王源却没动。
  “哟,还变聪明了。知道不用收拾,那边东西也准备好了?看来,也没有那么傻。”
  王源低着头,没理会他。他看着手机屏幕,萧毅有久都没有来找他了,久到他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是多少天了。
  为什么自己却一点不生气?
  自己竟然还答应哥哥一起去墨尔本玩?
  到底……是怎么了?
  “王源儿?王源儿?”王俊凯用手在他眼前晃,“怎么半天没回神?想什么?”
  “我,我,嗯,没有。”
  “没有?”王俊凯突然抱起他,一把把他扔在床上,“你不说是吗?”
  “……”
  男人声音变低沈了:“你不说,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说。再问最后一次,你说不说?”
  “……”
  王源心里激烈斗争,忽然一只大掌伸进了他衣服里,揉捏著他腰#臀。
  他大惊:“哥!……”
  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嗯?”男人一边问一边亲著他白皙的颈项。“有什麽不能告诉哥哥的?”
  “没有……真的没有……”
  “那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
  “……想到一些别的事……”
  “还骗我是吧。”男人声音一冷,直接要扒他的衣服:“是不是在想那个人?”
  “呜……不要!哥,你不能……不能……”
  “不能?你为什么要想他?我说过我不允许你想他,你只能是我的,我的……”
  “啪!”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  王源的手还停留在空中。
  “哥……我……”他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怕了,真的怕了。他害怕王俊凯会……
  男人起身去了浴室。
  一阵水声。
  过了一会儿,王俊凯走过来手里拿着毯子:“对不起,我应该给你一些时间的。”
  他捏他的下巴,轻轻吻着他眼角的泪水,“对不起,我的错。”
  怀里的人一头乱糟糟的短发,脸色也不好,可是眼睛闭着。他看着这样的王源,竟然感觉还有一丝诱惑。
  还真是个小妖精。
  王源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了,打电话给萧毅他没有接之后,竟然不生气!
  这究竟是怎么了……
  之后,在王俊凯的连哄带骗,威逼利诱之下,王源和他还是去了机场。
  他看着这人山人海,竟然很兴奋!
  自己一定是被哥哥哄得太好了。等下飞机之后给萧毅打电话……
  从机场出来后,正是傍晚时分,早已有人派车等候他们。王俊凯让司机下去,自己坐上了驾驶座。
  因为天黑,一路上的风光都未曾落入眼底。王源轻轻地说:“我还没来过澳洲。”
  他对澳洲的认知一直停留在大片的自然生态地和袋鼠上。不知开了多久,车子拐进了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。王源隐约看到了藏在树林里的房子,看起来很大,就仿佛他们行驶在一个自然公园里。
  他并不是没见过大房子,从前在雅加达的时候也住过日落大道上的房子,不过这些都是不能和王俊凯说的。
  车子开了很久,王源问:“咱们还在路上吗?”
  王俊凯握着方向盘,眼睛漫不经心地看着前方,嘴里答他:“早就在家里了。”
  他吃了一惊,原来一路过来都是他的家。他忽然方向盘一转,进入了右边的小道,行驶五十米后,他们进入了车库。
  王源从前没来过这样的地方,之后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再来。因此他几乎是用一种“看一眼少一眼”的心态十分认真细致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王俊凯以为他是好奇,没陪着他一起转悠,转身去吩咐房子里伺候的人安排入住后的一些事宜。等他吩咐完了一切,才发现王源不见了。

最遥远的距离by如故xl

  王源十五岁之前一直和王俊凯住同一个房间。王源睡觉喜欢手脚并用地缠住他,像一只巨形蜘蛛。那是的王俊凯还在上学,因为要面临升学考试,所以一直很晚才睡觉。王源喜欢玩水,喜欢海。
  房间里是各种从海中带回来的小玩意儿,有贝壳,海藻等。在外人看来这些东西像破烂一样,他却视为珍宝,都不让别人碰。房间里被他弄得充满海洋气息,地板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。有一次期末考试,他靠得很差。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语文出现了历史最低分,沮丧极了。王源坐在地板上看书,曲腿坐太久了,腿很麻,人也晕乎乎的,下楼时就不小心滚了下去。睡着的王俊凯被惊醒,看他抱着腿惨叫,吓得差点打120。那会儿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伤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,最后也没有去医院。王俊凯也没有让他吃止疼药。他对王源说,是药三分毒!小心吃多了笨死!王俊凯为他紧急处理后,从冰箱里拿出几瓶冰矿泉水给他做冰敷。王源叫嚷着疼疼疼,一边眼泪跟豆子似的,王俊凯又心疼又头疼。
  哄王源的经验几乎为零,王源被送过来的时候根本都不需要哄。王俊凯抱了他一会儿就给他讲故事。王源在他怀里,过了一会儿也就睡着了,脚也好像没那么疼了……
  王源睁开双目,恍惚片刻,他伸手摸向眼角,那里濡湿一片。
  就在王俊凯对他说“我爱你”的时候,时光好像就在这一刻停住了似的,没有声音,没有光,什么也没有。
  有那么一刻,王源忽然希望自己是个聋哑人,那么也就不会听到这句话;有那么一刻,王源希望自己是个盲者,那么也就不会看到他。他甚至希望自己……
  然而,那只是想像,他还是听到了,看到了。
  王源苦笑一声,自己出生起就有一种怪病。身体上的香味儿不是新生婴儿那种奶味,而是有些苦涩清凉的薄荷香混合着奶香。这种香一旦香味变浓,他就会发狂,像个神经病,弱智一样。那样的他,自己都害怕。他害怕自己会伤害自己最亲爱的人,害怕他会嫌弃讨厌自己,对啊,那样的 他自己都讨厌更何况 王俊凯……
  王俊凯只知道他身体上的香味是一种病,却从来都没有看他发病,他只知道,王源身体的香味很诱人,他只知道,王源身体的香味是独特的标志。万千人海里,即使他是盲人,他也可以靠着气息来寻找王源。
  王俊凯一直喜欢一句诗,是汤显祖的那句千古绝唱: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(hui)州。
  或许于他而言,王源即是他的痴绝处。爱是紧箍咒,是他一生的头疾。
  是啊,不坠入情网是人间最深的罪愆(qian)。
  事后两人也都没说话,关系就是这样,谁先陷入谁就输。
  在他与王源这场关系中,似乎一开始,他就输了个彻底。
  他和王源不尴不尬地回到了从前。但是,两人之间总是隔着一层膜。窗外自午夜时分便开始下雨,点点滴滴,直到天明。
  王源一下楼,便看到餐桌上摆满了佣人绝对做不出的美味。以及,餐桌上坐了一个人——王施蒅(ran)。他一愣,随后又反应过来:“施蒅姐。”
  “炼乳奶白蛋糕,小凯今天又准备向谁赔礼了?”
  王俊凯正系着咖啡色的围裙站在餐桌前,在施蒅调侃(kan)的目光下,王俊凯的俊脸上划过一起不自在。
  施蒅微乎其微地勾了勾嘴角,眼一抬,见到王源也下了楼,便招呼到,小源,快过来,我们的小凯大厨做了早餐,看起来不错哦。”
  施蒅边吃边赞:“这是在法国的慕斯上改良的吧?口感比Mary做得还好吃呢。”
  嗯,是的,上个月改良的。”他说话不咸不淡,眼神却直勾勾地看着王源。
  王源看了看他,也没说话,直径走到餐桌前盛了一碗甜汤喝了起来。
  “小源,你觉得这甜汤的味道如何?”施蒅眉眼带笑,意味深长。
  “太甜。”
  王俊凯盛甜汤的手一顿。
  这甜汤是按照王源的口味来做的,按理来说不应该太甜。他给自己盛了一碗,勺了一勺,不甜。
  “小源口味变了?”施蒅勾勾嘴角,看着王俊凯,似乎在说着:傻子!你自家宝贝弟弟的口味都没有摸清楚,怎么哄人家开心?!
  “嗯,最近我不爱吃甜的东西。”王源淡淡地点头。
  “张妈。”王俊凯坐下后终于说话了,“把这些都倒掉。”
  “先生,这……”张妈看着这一桌子丰盛的早餐,心疼。
  更心疼的是王俊凯起了个大早,做了好久的东西现在就因为王源一句不喜欢直接倒掉了!
  “让你倒就倒。”
  “是……”张妈端过点心盘,往厨房走去。
  王源没说话,就那么坐着,看着佣人把东西往厨房一盘一盘地端去。
  “王俊凯。”他终于缓缓地、悠悠地开了口,开门见山,直截了当,“知道我烦什么吗?”
  王俊凯不说话,等着他一字一句告诉他。王源一勾嘴角他说了下去:“我生平最烦的就是给你一巴掌再给你一颗糖吃的人。”王源冷笑一声,“怎么?你以为给我一颗糖就可以了吗?”
  他的话像一个接一个的巴掌,赤裸裸地打在他的脸上。王俊凯的声音低低地响起:“是我的错。”
  施蒅把手放在他的肩上:“小源……”
  王俊凯的气息变得有点沉重,俯身便吻了下去。
  他挡住了王源的视线,所以王源猛然回过神来。铺天盖地都是激烈的吻。王俊凯的双手捧住他的脸,手指撩开他额前的碎发,和刚才那个一脸沉默的模样截然不同。
  他咬着他的耳垂:“王源儿,我说最后一次,你如果再闹小脾气,我就直接上你。那个时候求饶的话,可能太晚了。”
  吻完他,他又若无其事地坐到他旁边。施蒅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:你原来不傻,得不到直接强就行,哪来这么多唧唧歪歪的理由。王家的继承人就是要狠决,手辣。
  施蒅也没有多待一秒钟:“小凯,源源儿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早餐就不吃了,下次来。”
  王源花了十几秒飞快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到底还是有些害怕王俊凯,也没有怎么说话。但是看他的表情,也没有闹小脾气了。
  
  王俊凯低低地笑着,他懊恼:“你笑什么?”
  王俊凯说:“王源,你原来怕这个?”
  他有点不高兴了:“你就会欺负我。”
  王俊凯伸出长长的手,揉了揉他的头,敷衍着:“嗯,下次不这样了,下次直接用强的。效果可能还要好一些。”其实他并没有真的想那样,只是想吓吓他而已。
〖大家记得听源哥的新歌哟~微博@脑洞赛黑洞〗

最遥远的距离by如故xl 微博:脑洞赛黑洞


镁光灯下的少年穿着ACNE落肩蝙蝠袖口带拼接短款风衣外套,下面搭了一条破洞牛子裤,再配上他妖孽的容颜,既简单又个性鲜明。王源天生的美人骨,穿什么像什么,而他对镜头的时尚基因与其爆表的颜值和设计交相辉映,十足有范。
他是那种典型的南方少年,肤白,纤瘦,高挑,五官精致。说话的嗓音清清凉凉的,像夏天的薄荷一样。
在采访期间,面对记者的提问,他和王俊凯是什么关系时,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如沐春风。他从容不迫地回答:“他是我哥哥。”因为他这一句话便又把他推上了热搜榜。
王源在粉丝们的尖叫声中离开发布会,自己开车回家。
他的家临海,在浅水湾。浅水湾每到夏天便会有海鸥,沙滩上会有许多贝壳,哥哥会给他做海鲜大餐,然后陪他去海边散步,吹吹风。
不过,今年好像不行了吧……
王俊凯今年刚接手了公司,即使自己放了暑假,王俊凯也会在公司。
这样想着想着车便到了浅水湾。王源带上耳机下了车,走到门口便闻到了空气里混合着98年的香槟和玫瑰香的酥饼。
“哥!”他推开门,却只发现张妈在布置餐盘。
“小少爷,王先生在书房。”张妈说到。
王俊凯从书房走出来只穿了一件ACNE纯色体恤和家居裤,脚上踩着人字拖。
王源朝他笑道“好像学长…”
他摸了摸他的发顶:“瞎想什么呢。快,吃饭了。”
王源拿起叉戳了戳盘子里面的玫瑰酥饼:“哥,我像去海边玩,我们好久都没有去过了。”
“好。”他把红茶到了一杯给他“这么大了,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。”
“你不是一直说我是小孩吗?!”
“好啦,小孩子快吃饭。”
王源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,自顾自地吃了起来。
太阳已经落山,只余一片火红橙黄洒在西方的天空上。暖暖的风从窗户进来吹在他的脸上,心情无比舒畅。
王源吃东西很慢,当碟子见底时,夜幕已经降临。
浅水湾的夜很安静,在沙滩上玩的人们已经早早离去,没有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汽笛声,远离一切现代化的噪音,只余凤鸣和海泥的翻滚声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人的心也自然跟着静下来了。
王俊凯很随意,海面的风吹过来发气有些凌乱,他看着王源的眼神不在似白天那样温和清澈,在黑夜的映衬下更显得漆黑神秘。似乎带了些侵略性。
“哥,我现在可以许愿了吗?”少年清凉的嗓音打破这寂静。
王俊凯一愣——
大树阴影里的王俊凯高高在上,说话的时候犹如王者。巨野晃动下,王源仰起的脸庞若隐若现美得惊人。王俊凯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。
“哥,我可以拒绝吗?”
“不可以。”
“所有的吗?”
“所有的。”
“好吧,那第一个愿望在你手里。”
王俊凯一愣,随即轻笑。果然他性子还是没变,,他还是那么随性洒脱。他打开手中的纸。很简单的一句话:希望哥哥原谅我,我以后再也不催你找女朋友了。
什么叫以后?!那么说现在可以了?!他看了看木盒,低头问王源:“我可以看看你以前的愿望吗?”
“可以,但是哥你一定要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王俊凯抽出一支签:希望我的嫂子很漂亮。
下一张——“希望嫂子对哥哥好,对我好。”“希望自己长胖点啊”“长大后当糖果店的老板”……
王俊凯忍不住笑出了声,这些都没有实现,但是他还是那么相信许愿,原来,天真是可以遗传的。随着他又抽出一张“和他一起度过最美好的时光。”
“他是谁?”看到这里他不禁问他,语气中带着冷冽。
王源对他微微一笑“我很喜欢的一个人。”
海风在加强,王俊凯从回忆中反应过来,王源正看着他,等待他的回答。
“你想许什么愿?”
“哥,我想和萧毅在一起,你不要反对好不好?”
王俊凯心底漏了一拍,萧毅!从小到大,自己一直管着王源,可以说从他生活习惯到爱好和性格举动,自己都一清二楚……萧毅又是谁?!王源,弟弟,他要被人抢走了吗?不行,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行的,自己还没有得到他,怎么可以让别人抢走?不可以,绝对不!
占有欲像无底洞一样越来越大,吸的东西越来越多,永远填补不满。他看着少年,似乎在期待他同意。他走近王源,扳过他的脸,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。
“唔……!”少年睁大双目,不可思议…他狠狠地用力一推,有些颤抖“哥,你……”
“王源,我不允许你和他在一起,绝对不允许!”他的嗓音里带着狠冽,这种语气,对于王源前所未有的。
“哥,你这是……”他的声音带着颤抖“乱伦。”他不敢相信,宠爱自己多年的哥哥对自己怀的是这种龌蹉的心思。
“我爱你,很久了。”他在他耳边轻声说到。
这个家太凉,一点情也能聚沙成塔。他心魔丛生,皆是为了他。他面对各种人都不曾动心,唯独王源。他为他铺平道路,本是想慢慢走近他,走近他心里。可是,有人却心到一步。
“哥,不行,不可以,刚才,刚才你喝醉了,我们回去好不好,我们什么也没有,没有发生……”王源说着自己声音颤抖得厉害,他开始害怕王俊凯了,真的害怕,他的感情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到。只是,他不敢去捅破,他害怕这样连兄弟都没办法做了。
王俊凯闭上眼睛,又睁开,对着他额头轻轻一吻,不带一丝挑逗的情绪,清凉碰到湿热:“不好。”
王源,你对于我来说——我应该怎么说才好呢?任何比喻都太微不足道了——你是我的一切,我的整个生命。
七月,曼陀罗花生长最繁茂的时期。
王源没有回家而是离开了浅水湾——到了市中心。市中心的商业街热闹非凡,在商业市区,马路只允许行人通行。王源买了叉烧和章鱼丸子。叉烧很甜腻,章鱼丸子里原来真的有章鱼。王源进了一家商场。结果,一走进里面眼睛会看事的经理马上跑了过来,点头哈腰:“源少,您需要什么?
”王源仔细一看,原来是ACNE旗下的商场。他无奈一笑:“我就看看,你自己去忙吧。”
“是是是,源少您自己看吧,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。”经理说完又朝他鞠了一躬,才离开。
王源毫无目的漫不经心地看着商场里面的商品,突然眼前一个身影一闪而过。没几下,那个身影便在他眼前越来越清晰放大——萧毅!
王源见到他直接抱住他:“萧毅。”
萧毅生得俊郎,他 嗓音和王俊凯有几分相似:“宝宝,怎么了?”
王源抱他抱得很紧,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让他痛苦。萧毅心疼地抚摸他的后背安慰道:“别哭了,再哭就丑了,宝宝,告诉我,怎么了?”
他的声音和安抚好像有魔力,竟然让他感到一丝安心。
半晌,王源从他怀里抬起头:“萧毅,你爱我吗?”
“爱啊。”那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把他拥在怀里,吻了吻他的嘴角。
“那你到底有多爱我?”
萧毅笑了笑“不知道。”
王源有些失望,萧毅又接着说:“虽然不知道,但是怎么着也比昨天多一点点吧,恰好又比明天少一点点。”
王源眉开眼笑,对着萧毅的唇亲了一下:“赏你一个亲亲。”
萧毅宠溺地点了一下他的脑门:“小孩子!”
深夜,许多人都在放水灯。
王源把水灯放到水里,水灯顺着水流飘走,溅起水波。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,还能看到另一轮,在水面,在海底,随着水波,摇摇晃晃。
像是天意,水波平静后又有水波。
“走吧。”他牵起他的手。
“嗯。”
萧毅的手很大很暖,就像哥哥小时候牵着他的手一样,温度包裹着那一颗受伤的心。
王俊凯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,他也知道王源今晚不会回来了。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把牛奶给他热着。这种早已经成为习惯的事情让他怎么忘记……
晚月明星稀,没颗星星都很孤单。
萧毅本意是想让王源住自己家,王源摇头:“不用了,我住酒店就行,不用担心。”
“那明天我来接你?”
“好啊。”王源点头。
他回到酒店洗澡之后,在床上坐着,用笔在纸上写着“萧毅”一遍又一遍。
他为什么爱萧毅?二十岁那年写过的情书,二十一岁那次假装的偶遇,二十二岁在一起的每一天。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

这几年萧毅一直在他身边,照顾他,关心他,山一程水一程。
二十一岁时,他趁萧毅不注意,故意和他撞个正着。他不由分说地拦住萧毅让他请自己吃饭。萧毅无可奈何,单手扯着背包肩带,脸上似笑非笑。
二十二岁时,初夏傍晚。他出学校买饮料,转角时看见一辆自行车。崭新的银色赛车,泛出刺眼的光。这车上多了一个座椅。萧毅穿着短袖衬衫,长手长腿,脸上挂心俊郎的笑容:“王源儿。
日落黄昏的街边,蔷薇生出枝丫来,落在地上,斑驳一片,氤氲了两个少年的影子。他们去看火烧云。
直到现在,他们在一起很久了。
他比爱他,爱萧毅。
中午他们去吃饭,萧毅教他折纸飞机,并告诉他怎样可以让飞机飞得又快又远。
萧毅恶心手臂搭在玻璃窗边,轻轻扣下手腕,纸飞机在阳光的照耀下晃晃悠悠地远去。
两人相视一笑,就像这样,与世无争,成为一个美好的存在。
王俊凯整夜没有睡着,如果时间可以用线段来表示,他曾想过这几年是个什么样的长度,应该可以绕地球很多圈吧。他打开窗,胳膊碰到了桌子上堆的书籍,有一本掉到了地上,王俊凯弯腰去捡。那是一本高三的化学题集,封面上的右下角龙飞凤舞地写着“王源”两个字。王俊凯翻开题集,里面有属于王源的气息,清清凉凉的。
似乎又闻到了海水的咸涩味道,海风在加强,汹涌的波涛从远方怒吼着扑来。耳边仿佛有谁在呼喊他,一声接一声,最终被吞没。

“叮!”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一下。王俊凯点开手机一看,是几张照片——
王源在一名男子怀里,男子亲吻着他的脸颊。
王源踮起脚与那名男子亲吻。
男子牵起王源的手漫不经心地走在大街上。
王源和那名男子一起折纸飞机。
不用猜,那名男子肯定是萧毅。
王俊凯用手捏紧手机,手背的青筋暴起。
他很生气,是的,生气又愤怒。
王源就像宠物一样,自己出去玩,撒完气自己知道回来。不过,他没有开车,而是自己步行去浅水湾。
他知道,他和王俊凯在一起的可能性或许为零,因为他们都太过于熟悉,太过于都了解彼此需要什么,熟悉到若是在一起,不知道该拿什么去谈感情,用什么来说爱。
他推开门,客厅里的熟悉的身影在那里。
低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传入耳膜:“回来了?”
“嗯。”他点点头。
“昨天晚上去哪里了?”
王源闭上眼睛,该来问的还是来了。他的右手不断捏着衣角:“我,我去公司准备这个季度要,要拍的服装资料。”
“是吗?”王俊凯屏退佣人,看向王源的眼神多了几分凌厉。
而佣人们却在私底下窃窃私语——
“源少到底又闯什么祸啦,看两人的样子,我真的怕先生会爆发出来。”
“我刚刚看见先生看源少的表情……啧啧啧,可怕着呢!”
“真的假的?先生不是很宠爱源少的吗?”
说到这里,众人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。片刻后,终于有一个憨厚的声音小声开口“你们说,要不要去给医生打电话?我怕等一下源少出事……”
其他人几乎异口同声:“你去你去,我们在这里守着,以防出事。”
“……”
那憨厚者的汇报离开后,其他人果真“守”到了书房门口——当然,不敢开门,只猫着腰听里头传出来的声音——
“你说谎。”是先生。
“我……是,我说谎。”清清凉凉的声音,是源少。
“我有那么不让你待见吗?!你很讨厌我?是吗?”
“……”
“说话啊!”他大概是想伸手碰王源,却被他躲过去了,于是外头的人又听到了一句:“怎么?现在碰一下都不行?”
“说话啊!”
“……”
“王源!”
“说什么,说我错了,求哥哥原谅,我以后只待在你身边吗?”
“……”
“王俊凯,你好自私。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不爱你,我们不可能,我们是兄弟!懂吗?!”
“闭嘴!不许这样说!”
“那我怎样说?王俊凯,你的态度会让误以为做错事的人是我呢,对自己弟弟怀着这种龌蹉心思……”
于是,众人都知道了差不多的大概,先生喜欢他自己的弟弟,可是源少又有自己喜欢的人,看着个样子……源少生气——见鬼了!竟然是源少在生气,要知道源少脾气一上来怎么拉都拉不回来!更何况,每当源少生气的时候,先生都会好言好语地哄着,先生根本不会这样对他。
王俊凯直接抱起压在书房的沙发上,一阵疯狂的吻。
“唔……”王源在他身下挣扎,他开始害怕了,他害怕王俊凯会一下子扒了他的衣服。他整个人都开始颤抖,属于他的气息开始变浓烈,清凉的薄荷味混合着淡淡的牛奶的味道。
王源开始不安分起来,他知道自己的气息太浓烈,他想要挣脱王俊凯。
王俊凯停下动作,把头埋在他的颈项:“你最好不要动,我怕我忍不住……”
过了一阵,他离开了房间,留下王源自己在沙发上抑制气息。
佣人很及时地让医生过来看王源。苏良闻着空气中的味道不满意地皱皱眉:“Roy,你是不是……”
还没等苏良说完王源就那打断他的话:“是。不过,不要告诉我哥。”
“为什么?Karry知道了不好吗?我想他会高兴的,他那么喜欢你。”
“闭嘴,你要是说出去了,你就等着死。”王源说话的语气冰冰凉凉的,听不出任何感情。
王源刚说完就感觉眼前一阵晕眩,他惯性地往前倒。苏良伸手接住他,语气有些焦急:“Roy!你怎么又犯病了?!快,我去通知Karry!你躺好。”
“不要!苏良你听我说,不要告诉我哥,千万不要……”他看着苏良,眼里充满了绝望,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“不要告诉他,他会……”
苏良叹了一口气,有些疑惑地看着王源,又有些无奈:
“好了。我知道。我最近再去一趟雅加达,你好好休息。”
他点头:“好,苏良,谢谢你。”
苏良走后,王源一个人靠着沙发,他看着窗外的蓝天和云层。一切都那么美好,然而,却并不属于他。他的未来或许会在阴暗中度过,在无穷无尽的掩饰和隐藏中,看不到希望,也看不见光明。然后,更久远的事也一点点地想了起来。他是王家的私生子,八岁永远地离开了母亲,被迫送到雅加达,两三年之后他又被送到这里来。他的一生都在颠簸,一生都在流浪。
王源把昏沉沉的头一点一点靠向旁边,试图找到安全感。靠住的东西又宽又厚,像一方坚固的岸。再大的风浪打来也不怕。
王俊凯拭干靠在自己肩膀上人的泪水。取过佣人送来的羊毛毯给他盖上。
“睡吧,我的爱。”
王源翻身刚好翻到了他的怀里,王俊凯一勾嘴角,熟练地抱起他向房间走去。
他对王源的爱,不必万众瞩目,不必万丈光芒,只想和他无人知晓地相守到老。倾尽余生,爱他,帮他,保护他,足矣。

〖最后,大家记得听源哥的新歌《十七》!〗

我家的邮局